<sup id="fpfis"></sup>

    <dl id="fpfis"><address id="fpfis"></address></dl>

        <sup id="fpfis"><address id="fpfis"></address></sup>

          <dl id="fpfis"><meter id="fpfis"></meter></dl>

          <em id="fpfis"><ins id="fpfis"></ins></em>
          <delect id="fpfis"></delect>
          現在是: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黨群建設

          職工園地 您的當前位置:首頁?>?黨群建設?>?職工園地

          這個梨真甜

          發布時間:2020-09-03來源:本站原創

          叮鈴鈴鈴……叮鈴鈴鈴……

           “您好,是社工部嗎?我是腎內科護士長李敏”

          “您好,護士長,我是社工部羅英。”

          “我科里有個事情需要你們社工的幫助。三天前我們收治了一個13歲女孩小歡,因為系統性紅斑狼瘡(SLE)復發入院,跟她說話誰也不搭理,經常一個人偷偷流眼淚。

          我院醫務社工部經常接到這樣的求助。放下電話,羅英隨即前往腎內科。羅英先找到醫務人員及小歡爸爸了解情況。小歡這孩子命運多舛,小歡是由現在的爸爸領養。由于家境貧困,爸爸不得不外出打工。小歡便一直與70多歲的太姨婆生活在一起,生活上缺少爸爸的關愛。不善言辭的爸爸一年當中只能回家幾次,他每月工資不足三千元,自2017年小歡確診SLE以來,每月將近需要一千元的藥費,慶幸的是小歡的病情控制比較好。但今年3月3日小歡突然出現頭疼嘔吐,腹部和腿腫脹,臉上蒼白。隨即入院,小歡處于疾病重度活動期,病情嚴重。

          小歡爸爸感慨說,上次給小歡治病還有借款1萬元,這次復發估計還得5萬多。小歡爸爸不得不把她一人留在病房,白天請病友家屬照顧,只有早晨和晚上等醫生查房在病房短暫停留。但讓小歡爸爸最擔心的是小歡一直沉默寡言,獨自流淚。

          系統了解小歡的情況后,羅英來到病房。初見小歡,她一個人歪躺在病床上,兩眼空洞無神,手指摳著被子.....羅英靜靜地將工牌放到她手中說道,“我不是醫生也不是護士,而是一名醫務社工,是來和你做好朋友的。”可能出于好奇,小歡微微抬頭。隨即羅英說道,你的頭發有點亂,我幫你梳一下吧。小歡還是沉默不語。羅英靜靜地拿起抽屜里的梳子,給小歡梳著頭發......

          “謝謝阿姨”小歡說。羅英知道與小歡的破冰成功,開始信任自己了。經過交流得知,小歡停藥4個月造成病情加重。因為SLE需要激素治療。但是激素會引起了“滿月臉”,已經十多歲的她非常注重形象。所以她抱著僥幸心理間歇性斷藥,身體也沒有出現異樣,于是干脆把要全停了,沒想到出現這么嚴重的并發癥。

          隨著住院天數的增加和密集的治療,小歡病情未得到很好地控制。她幾次提到“我不想治了,反正也治不好,這樣也不會拖累家里”。看到女兒自暴自棄的樣子,爸爸訓斥她“我養大你多不容易”、“為了治你的病,家里已經債臺高柱,你還不爭氣”......

          父女倆的關系十分緊張。爸爸覺得愧疚,沒有能力賺更多的錢為女兒治病。早前,他在工地上打零工賣苦力,現在年紀大了,累出來的毛病能扛就扛,生活上能省就省,現在小歡病了他依舊堅持上班不敢請假。他說自己多賺一點,孩子就能多一份希望。

          3月7日,羅英來病房看小歡。小歡有很好的改善,從最初的不搭理,到慢慢打開話匣,羅英再次給小歡詳細介紹醫務社工這個角色,加強了小歡對醫務社工的接納度,之后慢慢科普SLE。小歡說,自己對自身疾病不了解,這次身體出現全身水腫及血尿,加上住院時間長,覺得很害怕、恐懼和絕望。小歡一邊說一邊緊緊拽著衣角......

          羅英順勢握著她的手說,歡歡,我跟你說,我們不怕。曾經我們醫院有位主任和你所患疾病一樣,但她堅持藥物治療,病情控制得很好,不僅結婚,還有自己的孩子,現在移民國外,現在70多歲一直生活得很好,她現在每天只需要服用1片激素類藥物,吃藥會雖然會讓臉腫起來,但在生命面前,一切都顯得微不足道。我們要把身體養好了,其他的才能更好。聽了這個事例小歡的眼神中漸漸升起了希望......

          3月10日,羅英帶了幾本書籍再次來到病房看小歡,但奇怪的是小歡低頭未應答,情緒低落起來。在羅英的耐心開導下,小歡終于開口,爸爸一年難得幾次回家,在家里也沒有共同話題,基本上不講話。生病以來爸爸會買些食材給自己補身體,但自己并不喜歡吃,經常為此吵架。這次生病因為自己不聽話,沒有按時吃藥,讓原本就緊張的家庭困難,擔心爸爸會放棄自己。

          羅英意味深長地告訴小歡,爸爸不但從來沒有放棄你,還在想辦法救你,他買那些食材,也是聽別人說,吃這東西對身體好。小歡聽著聽著就哭了……

          為了緩和父女之間的關系,羅英給小歡出了幾個小妙招,比如爸爸與自己說話時不可以不理睬,試著與爸爸說說心里話。爸爸上班很辛苦,晚上給他洗個水果。

          3月15日一大早上,為了能在小歡爸爸出去上班之前與他碰面,羅英早早來到病房,指導爸爸試圖與小歡深度交流,交換彼此的想法,不用訓導式的詞語及講大道理,晚上為女兒梳一次頭發。同時羅英也告訴小歡爸爸,醫務社工部聯系仁愛千家愛基金會、江西二套、江西省紅十字基金會,緩解他的經濟困難。

          接下來的日子,羅英經常來到病房看望小歡,3月22日,再次見到小歡的時候,小歡正在看《鋼鐵是怎么煉成的》,病床很整齊,很明顯是經過了仔細的收拾。小歡說爸爸對她說很愛她,只是用的方式不對,現在不僅有醫生護士幫助小歡,還有醫務社工和很多社會愛心人士關心她,小歡感到很幸福。爸爸知道小歡特別想要上學,由于疫情原因,現在都在上網課,爸爸答應她過幾天帶她去買手機,她說自己要好好配合醫生,爭取早日出院回到學校學習,將來做一個有用的人。

          當小歡的疾病逐漸好轉穩定之后,羅英還帶著小歡參觀自己的工作環境,送小歡到病房準備告別時。小歡突然叫到,羅姐姐,你等一下,我給你洗個梨,而且外面下雨,我看你沒有帶傘,把我的傘拿過去。還有......還有我有個禮物送給你,我折了一些小星星送給你。

          羅英接過小歡洗過的梨子,大大地咬了一口,摸著小歡的頭說,這個梨真甜......


          宣傳科 魏美娟


          返回頂部

          咨詢服務電話(TEL)  8:00~18:00

          0791- 86802382
          0791- 86804127

          • 醫院支付寶

          • 微信公眾號

          國家臨床試驗機構|江西省細菌耐藥監控平臺|江西省醫院感染監控平臺
          關閉
          關閉
          十次啦AV导航